欢迎来到:货源资讯网!
邪王追妻(这个男人脾气太暴躁)
 说完,不停的磕头认罪,“王爷,奴婢说的句句属实,奴婢绝没有欺骗王爷半句。奴婢也是被逼无奈,太后娘娘命人将奴婢的孩子和相公全都抓走威胁奴婢。奴婢实在是没有办法,才会做出此等伤天害理之事。”还好,王将军的孩子平安降世,否则,接生婆不敢想,自己一家人将面临怎样的困境。

    得罪了太后,或许她会死,可得罪贤王,不仅她会死,就连她的祖坟,怕是也会被贤王命人拆了!

    王俊凯听了接生婆的话,冷俊的脸上没有一丝表情,他冷眸微凛,眉头微挑,缓缓起身,淡淡的说了一句,“扔进去!”便径直离开。

    很快,便传来接生婆撕心裂肺的惨叫声,王俊凯越靠近出口,声音越小,直到声音消失在耳边。千玺一直跟在王俊凯身后不吭声,他太了解自家主子,他越是不说话,表情越是没什么变化,那便说明,有人要倒霉了!

    出了密牢,王俊凯冷冷的提醒千玺,“此时事先不必惊动宫里那位!本王会找她算账。”千玺脊背一凉,看来,有人要倒霉了。急忙应到,

    “是,王爷。”

    此时,王源已经小睡了一觉醒来。他有些迷糊的睁开双眼,见四周没有动静好奇不已,难道,人都出去了?

    出去了也好,他一个人可以愉快的玩耍不是?他随摸了一个小玩意儿,用尽吃奶的劲将它捡起来,把玩着。正高兴呢,谁知,突然一阵寒意袭来,单盈盈怯怯的声音传来,“奴婢参见王爷。”

    王源听了单盈盈的话,一个激灵停止了动作,结果,里的拨浪鼓直接砸到了他鼻梁上,将还有些迷糊的他瞬间砸清醒,王源“哇呜”一声大哭。王源表示,真的很疼。但这哭,真的也是本能啊!

    王俊凯刚到寝殿门口,便听到王源一阵大哭,转瞬间,他便来到床前,看到小家伙鼻梁都红了,哭的泪眼汪汪的,一副没睡醒的模样,心顿时怒火四起,冲单盈盈冷声低吼,

    “你是怎么照顾源儿的?”

    声音没有一丝温度,单盈盈听的心里恐惧不已。

    她喉咙紧了紧,正欲回答,王俊凯冰冷的声音道,“来人,将人拖下去,杖责二十!若以后再出现如此意外,直接送去军营充作军妓!”
单盈盈委屈又害怕,她不敢求饶,因为听说过贤王的脾气,你越是求饶,死的就越快越惨!她那巴掌大的瓜子脸已经吓得没有颜色,那双杏眼偷瞄了一眼婴儿床里的小家伙便被人拖了下去。

    王源也没想到,会因为自己的不小心,害得奶娘被拖出去责罚,莫名的,有些鼻酸,他刚刚出生,爹娘就被迫不能养他,来到贤王府没一会儿,就害得奶娘被拖走杖责。

    他好像是个麻烦……

    王俊凯看到王源的模样,缓缓俯身,将他小心翼翼的抱起,那富有磁性的声音对她道,

    “还疼么?”

    王源不想连累任何人,所以忍着鼻子酸涩,冲王俊凯笑了笑。这个男人的脾气太暴躁,太冷血无情,势力又强大的可怕,既然不能得罪,那就想办法讨好吧!

    不过,他的心情,看起来似乎不太好?

    小手试图抓王俊凯的衣襟,只是没什么力道,每次抓到,因为那布料太过顺滑,都从滑落。最后王源放弃。

    咿咿呀呀的喊着,王俊凯看着小家伙努力抓他衣襟的模样,那性感的薄唇勾起一抹绝色的笑容,王源险些看呆。

 第8章 本王帮你

    突然,一只微凉的大抓住他的小往他的衣襟处放去,男人低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,“本王帮你。”

    王俊凯纤细的玉指将王源的小手抓住,缓缓往自己衣襟处移去。

    就这样,王源的小手终于抓到了王俊凯的衣襟,他的手用了几分力,紧紧地抓住了王俊凯的衣襟。这是王源作为一个孩子,第一次感觉到了努力就会有收获的喜悦。虽然是在王俊凯的帮助下,但他仍旧很开心,咧开嘴咯咯咯的直笑。寝殿里,传来一阵孩子欢快的笑声。

    寂静的黑夜,一个黑影在皇宫屋顶闪过,他很快来到寿和宫外,睨了一眼四周,转眼消失不见。

    太后沈媚芯已经退了衣裳准备歇息,突然一阵寒风吹过,沈媚芯眸底一暗,揉着眉心对一旁伺候着的丫鬟们道:“都退下吧!”

    所有人匆忙退下,一个黑影闪现。沈媚芯已经穿好衣裳坐在榻上。她冷眼看着来人,问道:“事情办成了?”

    黑影摘下面具,一张冰冷的的面孔出现,男人脸上一道食指长的刀疤从鼻梁斜着划过,看起来异常恐怖狰狞。他突然跪地,“回太后,孩子,出生了。”

    沈媚芯听了男人的话,整颗心瞬间凉了许多,良久,她抬眼看着黑衣人,冷冷的道:“蠢货,哀家养你们有什么用,连一个产妇都对付不了!”顿了顿冷冷的问道:“李嬷嬷人呢?”

    “太后,属下也是刚刚收到消息,李嬷嬷她,被贤王抓了!”

    沈媚芯的脸色瞬间变得煞白,她整个人瘫坐在榻上发呆,眼神散淡,口嘀唸了一句,“被贤王抓了”

    良久,回过神,挥了挥,“滚!”

    黑衣人见状,不敢多留,迅速闪人。

    沈媚芯忍不住紧紧抓着的帕子,小声道:“李嬷嬷绝不会出卖哀家,绝不会!”便是真的供出了她,她相信,王俊凯也不能将她如何!她可是皇帝的亲生母亲,是这夏临国万人之上一人之下的皇太后!如此想着,心里吊着的那口气瞬间舒松了许多。

    平日里冷清的贤王府自从有了王源后,变得越来越热闹了,每天都能听到院子里传来小家伙咯咯咯的笑声,王俊凯这几日似乎有些奔忙,但他白天忙宫里的事情,晚上一定会回来先来寝殿里看王源然后再去书房忙。

    只是,却苦了王将军府里众人了!

    顾倾城那天在服用了王俊凯留下的药后便已经转醒。她刚睁开眼便问王穹苍孩子的事情,白穹苍将所有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诉了顾倾城,顾倾城听了王穹苍的话后,瞬间便昏睡了过去。

    这在床榻上一趟,便是几日的时间。而王将军因为孩子的事情,这几日也是闷闷不乐,也不敢去顾倾城房间看她。

    这一日,王将军府,顾倾城泪眼模糊的看着屋顶,喉咙哽咽的难受,想到自己的孩子,她的心便痛的厉害。她忍着不让自己情绪太过激动,瞥了一眼一旁伺候着的丫鬟,“环儿,你去把将军叫来,就说我有话跟他说。”

    环儿福了福身,恭敬的退了出去。

 第9章 贤王就是不讲理的强盗

    很快,王穹苍大步流星的走来,刚进门,就看到顾倾城试图下床。王穹苍急忙上前坐在床边按着顾倾城的身子提醒她,“城儿,你这是做什么。你才生孩子没几天,千万不要乱动,大夫说了,你失血过多,要好好静养。”
顾倾城顾不得自己的身体,她哽咽道:“老爷,求你去贤王府将我们的孩子要回来吧。没有他,我怕自己活不下去。”

    眼泪吧嗒吧嗒的落在王穹苍背,王穹苍只觉得背滚烫不已。

    见顾倾城哭的委屈,王穹苍无奈叹了口气:“哎,这贤王就是个不讲理的强盗,他抢走了我们的儿子,想要回来怕是真的难了。”

    顾倾城情绪突然激动起来,

    “可是老爷,那可是我们的孩子啊,是你的儿子!”

    “城儿,你先别哭,我知道你心里难受,我又何尝不想将咱们的宝贝儿子要回来。这两日每天早朝我都去崇和殿外等贤王,可他根本不理我。”

    “那皇上呢?你将此事告诉皇上,求皇上将孩子给我们要回来。”

    顾倾城哀求,王穹苍怔了怔,应道:“皇上那儿,我先去的,只是皇上说这是我们两家的私事,他乃一国之君,不易以皇权压制百姓。”

    顾倾城愣住,她嘴角微微耸动,突然嘲讽冷嗤,“呵,皇权压制百姓?皇上莫不是怕得罪了贤王,地位不保!”

    顾倾城心恼怒不已,王穹苍听了顾倾城的话,急忙掩住她的嘴,“城儿,此话可不敢胡说。别被有心人听了去。传到皇上那里,是要灭九族的。”

    顾倾城咬着牙冷冷的道:“我的孩子都被抢走了,死又算得了什么!”

    “城儿,你别这样,哎,也怪老夫。当初若不是老夫答应贤王,也不会发生今天这种事情。”

    顾倾城瞬间泪崩,哭的昏天黑地,“老爷,我们就这么一个孩子,他好不容易出生,他可是我拼了性命生下来的,你怎们能说抱,就让他抱走。是,他是救了王将军府,可是当初不是说好了,我们等孩子快出生的时候,找一个穷人家的孩子随便糊弄过去吗?为什么要将我们的孩子给那王俊凯!”

    越说,顾倾城心越委屈难过,她的儿子,她连看都没有看一眼,就被人抱走了,换做谁,谁不心疼!整个人都在颤抖着。

    王穹苍看着自己的夫人哭的如此凄惨,最后深深地叹了口气,

    “哎,城儿,你别哭,老夫这不是还没有反应过来,谁知道王俊凯会来的这么快?你别难过了。”

    “我怎么能不难过,那是我的孩子,我心头掉下来的肉,我怀胎十月才生下来的!我怎么能不难过啊!我们都已经老了,想要孩子难了,如今,好不容易生了一个,却给了别人!那人还是贤王!我们的孩子才刚出生啊,贤王都多大了?你这让我怎么活!怎么活啊?呜呜呜……”

 第10章 嫌弃他亲了他

    王穹苍忍不住叹了口气,“这样吧,你好好养身子,等你身子恢复一些,老夫带你去贤王府看我们的孩子,到时候,老夫再跟贤王商量商量,看看能不能将咱们的儿子要回来。”

    顾倾城听了王穹苍的话,情绪这才渐渐稳定了下来,她狐疑的目光盯着王穹苍:“老爷,你没骗我?你说的可是真的?”

    王穹苍点了点头,“老夫何时骗过你?”

    顾倾城喉咙哽咽,最后吸了吸鼻子,将脸上的泪水抹去,安心的闭上双眼,也不看王穹苍,淡淡的道:“我希望老爷说话算话。我累了,想休息一会。”

    惨白的脸上没有一丝血色,就这么安静的躺着,也不看白穹苍。

    王穹苍见状,也不多说,安慰了顾倾城几句,便转身出了前殿。王穹苍刚走,顾倾城便钻进被窝委屈的痛哭了起来。她的孩子,她的孩子才刚刚出生,连她的一口奶水都没有吃过紧紧的抓着被子压抑着自己的情绪。

    夜里,贤王府,王源躺在婴儿床上,圆圆的眼睛盯着上空悬挂着的小木马儿,嘴角一直勾着开心的笑容,脚并用,在半空挥舞。毫无睡觉之意,继续想办法抓着头顶的木马。

不一会儿,一阵脚步声传来,众丫鬟异口同声的道,“奴婢参见王爷。”

    她们像是见了恶魔一般,吓得浑身直哆嗦。王源怔住,这脚步声他很熟悉,这不是王俊凯的脚步声吗?

    正在胡思乱想着,王俊凯冰冷的声音传来,“都退下。”

    所有人离开,王源感觉到男人那双炽热的凤眸一直盯着自己,就像是要将他生吞活剥了一般,那种感觉,让他心里莫名的感觉到了一丝小小的恐惧。

    王俊凯站在床前许久,最后缓缓俯身,王源看着那张俊美的容颜离自己越来越近,心脏砰砰直跳,他要做什么?突然,嘴唇一阵微凉的感觉袭来,王源顿时怔住,感觉到那柔软冰凉的唇畔落在自己嘴唇,王源傻了。

    他竟然亲他!

    王源突然“哇呜”的一声大哭了起来!

    他的初吻,初吻啊,竟然被一个十八岁的王爷给夺走了!呜呜呜,王源好委屈,好气,这个冷面脸,怎么能不经过人家同意就亲人家!

    王俊凯正欲离开王源的嘴唇,他突然大哭,弄得王俊凯心里一紧,猛地起身,定睛看着床上张牙舞爪的小东西,他眉头微瞥,眼里一抹异色闪过,这小家伙,竟然嫌弃他亲了他么?

    王源若是知道王俊凯所想,一定会回答“是,就是嫌弃你!”

    王俊凯见小家伙哭的更凶了,犹豫了片刻,缓缓伸,欲将他抱起。王源大惊,哭的更凶更猛了。

 第11章 人家还是个孩子求放过嘤嘤嘤

    外面守着的丫鬟吓得相视一眼,她们还从来没有见过王少爷哭的这么厉害呢。

    单盈盈几次都想进去,可是想到自己的小命,最后还是忍着没有打扰里面的人。

    王俊凯在王源突然嚎啕大哭的一瞬间,将他抱了起来,放在了一旁的大床上,将她小心翼翼的放好。

    王源则躺在床上定睛看着面前高大的身影模糊的脸,内心几近崩溃,这个男人不会要强了他吧?还把他抱来大床上,肯定是想对他下手!

    王源泪崩,果然有恋童癖!他还是个孩子,有必要这么变态么?内心祈求着,求放过啊!

    呜呜呜呜,娘亲,爹爹,老神棍,你们快快出来救救人家嘛。人家还是个孩子,还不懂这些!呜呜呜呜,虽然人家心里已经熟透了,可是这个男人想着想着,王源又忍不住嚎啕大哭了起来。

    王俊凯见小家伙哭的更凶了,以为她身下难受,本想叫奶娘和那些丫鬟过来帮忙,最后犹豫了片刻,看了一眼王源,王源接收到那诡异的目光,怎么有一种即将被折磨的错觉。

    此刻,王源心里很是紧张,当然,盯着他的这个冷漠的男人,心里也异常紧张。

    因为王俊凯突然决定,先给这个小家伙沐浴。

    王俊凯缓缓伸出手,试图将王源身上的衣服脱下来。只是没有照顾孩子的经验,所以对于王源身上穿着的衣裳不懂如何去解。

    见小家伙哭的如此伤心,王俊凯的心一紧,直接将王源身上的衣服全部扒光,从头到脚,全部扒光!是扒!

    王源就这么赤果果的躺在王俊凯面前,双脚双并用,想要将这个变态踹出去。他好想骂人!

    呜呜呜,这个世界上怎么有这么变态的男人,竟然连一个婴儿也不放过。

    王源一直大哭着,小胳膊小腿不停的在半空挥舞挣扎着,他口咿咿呀呀的骂着王俊凯听不懂的话。
     突然,一直微凉的大掌抓住了那两条小腿,王源瞬间不能动了。身下一股凉凉的感觉袭来,很快又绵绵的,暖暖的。

    男人温柔的声音一直在耳边回荡,“源儿不哭了,本王命人去打热水,一会儿给你洗一下身子,很快就不难受了。”

    王源怔住,半晌没有反应过来,反应过来时,哪里还知道哭?

    这个男人竟然要给他洗澡?洗澡不是有奶娘她们吗?他为什么要给他洗澡?王源欲哭无泪他这是碰到了什么变态男人了,呜呜呜呜

    因为发呆,所以哭声也瞬间止住了。

货源资讯网提醒您:信息由用户自行发布,真实性、合法性由发布人负责,涉及到汇款等个人财产或隐私内容时请仔细甄别,注意防骗。

联系我时,请说是在【货源资讯网】看到的,我会给您最大的优惠!

本文链接:https://www.weixiangbaishi.cn/article/82713.html 关键词:邪王追妻

评论